後以鉛實築中擊秦王

2019-11-26
   

  焦氏易林注 (66)《易书大全291本》_建建/土木_工程科技_专业材料。焦氏易林注 (66)《易书大全291本》

  中孚之第六十一 中孚。鳥鳴譆譆,天火將下。燔我屋室,災及姤后。詳《兌》之《革》 。鳥鳴,宋元本 做烏鳥,依汲古。譆譆,汲古做喈喈,茲依宋元本。 乾。黃虹之野,賢君所正在。管叔爲相,國无災咎。此用《中孚》象。震爲玄黃、爲虹、 爲君,艮爲野、爲叔, 《孝經援神契》黃虹抱曰輔臣納忠。 《帝王世紀》少昊生,虹流華渚。 《洛書》黃帝起,黃雲扶日。又《東方朔別傳》凡占長吏下車,當視天有黃雲來覆車。震爲 竹,故曰管叔。艮爲國。○叔,汲古做仲,非。中孚无仲象也,茲依宋元本。 坤。符左契左,相與合齒。利貞,乳生六子。長大成绩,風言如母。詳《兌》之《大 過》 。宋元本石下多梁叔有若四字,斷爲衍文,茲依汲古。 屯。蝗嚙我稻,驅不成去。實穗无有,但見空藳。詳《小畜》之《大壯》 。 蒙。嬰孩求乳,母歸其子,黃麑悅喜。詳《履》之《同人》 。孩,元本做孫,依宋本。 需。折若蔽目,不見稚叔。失旅亡平易近,遠去家室。詳《師》之《蒙》 。第二句元本做父旅 相逐,父乃失之訛。第四句元本做不見衛國,均依宋本、汲古。若,汲古做葉,非。 訟。牂羊羵首,君子不飽。年飢孔荒,士平易近危殆。 《詩·小雅》牂羊墳首,茲做羵。按: 魯語云土之怪曰羵,注:羵,羊雌雄未成者,亦做墳。然則羵墳古通用,是焦詩與毛詩異字, 非訛字也。伏震爲羊,羵,大也。乾爲首、爲大,故曰羵首。乾爲君子,离虗,故不飽,故 飢。乾爲年,坎爲平易近、爲危殆。○牂,汲古做?,從宋元本。羵,宋元本做肥,依汲古。 師。靈龜陸處,盤桓失所。伊子退耕,桀亂无輔。詳《歸妹》之《剝》 。 比。威約拘囚,爲人所誣。臯陶平理,幾得脫免。脫免,元本做免脫,依宋本、汲古。 小畜。烏升鵲舉,照臨東海。尨降庭堅,爲陶叔後。封於英六,福履綏厚。詳《需》之 《大畜》 。 履。四目相視,稍近同軌。日昳之後,見吾伯姊。詳《益》之《需》 。近,汲古做延,軌 做執,均依宋元本。 泰。大步上車,南至喜家。送我狐裘,與福載來。詳《節》之《觀》 。 否。穿都相合,未敢面見。媒人无良,使我不鄉。坤爲都。穿,元本做卒,相做和,鄉 做喷鼻,均依汲古,然義皆難解,恐仍有訛字。 同人。鴻飛遵陸,公出不復,伯氏客宿。詳《剝》之《升》 。出,汲古做母,依宋元本。 大有。代戍负约,患生。懼以發難,爲我開基,邦國憂愁。 《左傳·莊八年》齊侯使 連稱管至父戍葵丘,瓜時而往,曰及瓜而代,期戍,公問不至,故與無知等做亂。伏艮爲守、 爲戍、爲期,坎爲失,故曰负约。坎爲患、爲憂懼,坤爲我、爲邦國,全用旁通。○生,汲 古做至,依宋元本。知,各本皆做聊,依《漸》之《謙》校。 謙。伯氏爭言,戰於龍門。搆怨結禍,三世不安。詳《坤》之《离》 。正反震相背,故爭 言。震爲伯,故曰伯氏。○伯氏,宋元本做齊魯,茲依汲古。 豫。周政養賊,背生人脚。陸行不安,國危爲患。震爲周,坎爲賊,坤爲政、爲育,故 曰周政養賊。震爲脚,艮爲背,脚正在背上,故曰背生人脚。坤爲陸,坎險,故不安。坤爲國, 坎爲患也。此全用卦象製辭,未必有故實。○賊,宋元本做賤,茲依汲古。 隨。蜩螗歡喜,草木暢茂。百果蕃生,日益富有。詳《謙》之《解》 。喜,宋元本做翹, 富做多,依汲古。 蠱。魃爲災虐,風吹雲卻。止不得復,復歸其宅。首句汲古做薄災暴虎,宋元本做薄災 ,依《小畜》之《中孚》校。薄爲魃之音訛字。 臨。乘騮駕驪,逛至東齊。行旅,逆我以資,厚得利歸。震爲馬,坤亦爲馬,故曰 乘騮駕驪。震爲東,伏巽爲齊,故曰東齊。震爲行旅,坤爲資財,,故曰逆我以資。坤 多,故曰厚得利。 觀。鳳生七子,同巢共乳,歡悅相保。坤文,故曰鳳。艮數七,故曰七子。艮爲巢、爲 乳,伏震爲歡悅。 噬嗑。桃雀竊脂,巢於小枝。動搖不安,爲風所吹。漂搖,常憂殆危。詳《損》之 《渙》 。 賁。東山西山,各自止安。雖相登望,竟未同堂。詳《姤》之《坤》 。竟未,汲古做不得, 依宋元本。 剝。蒲伏出走,驚懼。白虎生孫,蓐收正在後。蒲伏,以手行也。艮爲手,手正在地上, 故曰蒲伏。陽正在上,故曰出。坤爲恐懼,艮爲虎、爲孫,伏兌爲,色白,故曰白虎。兌 爲秋,故曰蓐收。 《月令》孟秋之月其神蓐收是也。○匐,宋元本做伏,依汲古。惶,宋本、 汲古做皇,依元本。 復。 沉弋射隼, 不知所定。 質疑蓍龜, 告以肥牡。 明神答報, 宜利止居。 《困》 《蹇》 詳 之 。 弋,元本訛或,牡做性,依宋本、汲古。四五句宋元本倒,依汲古。 无妄。開門內福,喜至我側。加以善祥,爲吾室宅。宮城洛邑,以昭文德。震爲開,艮 爲門,上乾,故曰納福。震爲喜、爲善祥,艮爲室宅、爲宮城、爲邑,乾爲王,故曰洛邑。 洛邑,王城也。伏坤爲文。○加以,宋元本做嘉門,依汲古。室,汲古做家,昭做招,依宋 元本。 大畜。鳥飛狐鳴,國亂不甯。下強上弱,爲陰所刑。艮爲鳥、爲狐,震爲飛、爲鳴,故 曰鳥飛狐鳴。艮爲國,兌毀,故曰不甯。四五陰爻,乾爲艮所畜,故曰爲陰所刑。 頤。三雞啄粟,八雛從食。飢鷹卒擊,失亡兩叔。伏巽爲雞,震數三,故曰三雞。伏兌 爲啄。巽爲粟,震爲雛,坤數八,故曰八雛。震爲從、爲食,艮爲鷹,坤虗,故曰飢鷹。艮 爲擊、爲叔,坤數二,坤喪,故曰失亡兩叔。 大過。歎息不悅,憂從中出。喪我金罌,无妄失位。兌口,故曰歎息。互大坎,故不悅, 故憂從中出。乾爲金,震爲罌,震伏,故曰喪我金罌。○罌,宋元本做嬰,依汲古。從,汲 古做逆,依宋元本。 坎。剛柔相呼,二姓爲家。霜降既同,惠我以仁。詳《家人》之《損》 。二,宋元本做三, 依汲古。 离。襄送季女,至於蕩道。齊子朝夕,留連久處。詳《屯》之《大過》 。末句元本做久流 連處,依宋本、汲古。襄送,各本多做送我,依《屯》之《大過》校。 咸。低頭竊視,有所畏避。行做晦气,酒酢魚餒,衆莫貪嗜。艮爲頭,澤下,故曰低頭。 艮爲視,巽爲盜,故曰竊視。巽伏,故曰畏避。兌毀,故晦气。兌爲澤、爲酒,巽爲魚、爲 木,木做酸,故曰酒酢。酢,酸也。巽爲爛,故曰餒。餒,爛也。○畏,宋元本做遇,依汲 古。酢,宋本、汲古做酸。餒,汲古做敗,依元本及宋元本。 恒。典冊法書,藏閣蘭臺。雖遭亂潰,獨不遇災。詳《坤》之《大畜》 。閣,汲古做正在, 依宋元本。 遯。旦醉病酒,暮即瘳愈,獨不及咎。伏震爲旦,坤迷,故曰旦醉。○即,宋元本做多, 末句做不反爲咎,均依汲古。 大壯。畫龍頭頸,文章未成。甘言美語,說辭无名。詳《蒙》之《噬嗑》 。 晉。 日月運行, 一寒一暑。 榮寵赫赫, 不成得保。 顛躓殞墮, 更爲士伍。 《巽》 《震》 詳 之 。 明夷。爭利王市,朝多君子。蘇氏六國,獲其榮寵。伏巽爲亨通,震君,故曰王市。坤 爲朝,震爲君子、爲蘇,坤爲國,坎卦數六,故曰六國。言蘇秦說六國,佩六國相印也。 家人。六蛇驰驱,俱入茂草。驚於長途,畏懼啄口。詳《豐》之《巽》 。 睽。懸貆素餐,食非其任。失轝剝廬,休坐徙居。詳《頤》之《益》 。 蹇。歡欣九子,俱見大喜。提攜福至,王孫是富。此用《中孚》象。震爲歡欣,數九, 故曰九子。艮手爲提攜、爲孫,震君,故曰王孫。○至,元本做善,依汲古。 解。伯夷叔齊,貞廉之師。以德防患,憂禍不存。詳《革》之《否》 。 損。雄聖伏名,人匿麟驚。走鳳飛北,亂潰未息。詳《否》之《大過》 。 益。久鰥无偶,思配織女。求其非望,自令寡居。艮爲鰥,坤女,巽爲繩、爲織,故曰 織女。艮爲求、爲望,巽爲寡,言織女爲天孫不克不及求也。 夬。破亡之國,天所不福,難以止息。兌爲破,坤爲國,坤伏不見,故曰天所不福。乾 爲天。 姤。老慵多卻,弊政爲賊。阿房驪山,子嬰失國。伏坤爲老,坤柔,故曰老慵。巽爲隙, 卻隙同。巽伏爲賊,坤爲弊、爲政,故曰弊政爲賊。中孚艮爲房、爲山,震馬,故曰驪山。 艮少,故曰子嬰。○卻,汲古訛欲,依宋元本。 萃。三羖六牂,相隨俱行。迷入空澤,經涉虎廬。爲所傷賊,死於牙腹。詳《同人》之 《蒙》 。經,元本做遙,依汲古。 升。喋囁噱嚾,昧冥相摶。多言少實,語無成事。震言,正反兌亦爲言,故曰喋囁。喋 囁,多言也。震爲笑樂,故曰噱嚾。噱,大笑。嚾,音讙。諠囂也。坤爲黑,故曰昧冥。伏 艮爲摶,正反艮,故曰相摶。正反兌,故曰多言。坤虛,故曰少實,語無成事。坤爲事。○ 喋,宋本訛囁,汲古訛噬,茲依元本。噱嚾,宋元本訛處懼,依汲古。噱,汲古訛做??,於 是宋元本又由??而竟做處矣,以此證汲古所據之,本前於宋元。嚾,汲古《明夷》之《豫》 、 《謙》 《豫》 之 、 《謙》 《乾》 之 皆訛爲耀, 獨此處存其实, 而宋元本則訛爲懼。 《明夷》 《豫》 之 、 《謙》之《乾》則又皆訛爲曜,於此見汲古本之可貴也。摶,各本皆做搏,然與嚾不韻,故 決其爲摶字,以摶與搏形太近也,且《明夷》之《豫》宋本做傳,尤爲做摶確證。 困。舞陽漸離,擊築善歌。慕丹之義,爲燕帮軻。陰謀不遂,矐目灭亡,何施。 《史 記·刺客傳》荊軻奉樊於期首函,秦舞陽奉地圖,及事敗,秦索太子丹及荊卿之客,高 漸離善擊築,秦王乃矐其目,使擊築於側,後以鉛實築中擊秦王,乃被殺。伏震爲舞、爲築、 爲歌,艮手爲擊,故曰擊築善歌。坎赤,故曰丹。兌爲燕,震爲軻,故曰爲燕帮軻。坎爲陰 謀,離爲目,坎爲失,故曰矐目。矐, 《索隱》曰以馬矢薰目,令失明也。坎爲棺槨,故曰死 亡。震爲功,艮爲名,艮震皆伏,故曰何施。○舞,宋元本做武,依汲古。矐,汲古做 霍,依宋元本。目,宋元本做自,何做賈,均依汲古。帮,汲古做荊,依宋元本。 井。尹氏伯奇,父子分離。無罪被辜,長舌爲災。詳《訟》之《大有》 。 革。五精亂行,政逆皇恩。湯武赫怒,共伐我域。 《東京賦》辨方位而正,則五精帥而來 摧,注:五精,五方星也。伏艮爲星,坤爲亂,震爲行,故曰五精亂行。伏坤爲政,坤, 故曰政逆皇恩,爲怠遑訛字。 《詩·商頌》不敢怠遑, 《箋》 :怠懈,遑暇也。怠遑,言怠懈敖 嬉也。坤柔,故曰怠遑。震爲王,故曰湯武。震爲怒、爲伐,坤爲域,全用旁通象。 鼎。西厯玉山,東入玉門。登上福堂,飲萬歲漿。通《屯》 。坎位西,震爲玉,互艮,故 曰玉山,故曰玉門,震爲東也。震爲登、爲福,艮爲堂,坤爲萬歲、爲漿,震口,故曰飲萬 歲漿。 震。行觸大忌,與司命忤。執囚束縛,拘制於吏,幽人有喜。震爲行,坎爲忌諱。諱, 避也。坎隱,故曰忌。伏巽爲命,坎爲忤,故與司令忤。艮爲執囚、爲枸制,伏巽爲束縛, 艮爲、爲幽人,震爲喜。○大忌,宋本做夫忌,元本做天忌,汲古做忌諱,依《剝》林 校,因夫天皆大之訛,故知決爲大字。忤,宋元本做牾,似爲啎之訛字,茲依汲古。 艮。機父不賢,朝多讒臣。君失其政,保家久貧。機疑爲皇之訛, 《詩·小雅》皇父卿士, 讒口囂囂。林似本此。艮初至五正反震,故曰讒。互震爲君,艮爲臣,坎爲失,保疑爲使之 訛。○家,汲古做我,依宋元本。艮爲家。 漸。三人俱行,北求大牂。長孟病脚,倩季負糧。柳下之寶,不失我邦。詳《大有》之 《豐》 。不失我邦者,按: 《家語》齊求岑鼎於魯,魯與??鼎,齊侯曰:柳下季謂是則受之, 魯侯請季,季曰:與齊鼎,求免君國也。但臣亦有國,免君之國,破臣之國,亦君之所惡也。 魯乃以实鼎往。此林屢見,皆做驪黃,惟此做我邦,於事獨切。長孟,汲古做孟長,依宋元 本。邦,宋元本做糧,亦後人所改,以求叶韻,獨汲古於此字存其实。負糧,依《革》之《恒》 校,各本皆做囊。漸下艮爲季、爲負,上巽爲糧,事詳《革》之《恒》 。 歸妹。鵠思其雄,欲隨鳳東。順理羽翼,出次須日。中留北邑,復返其室。詳《需》之 《离》 。須日中,汲古做日中須,依宋元本。 豐。常德自若,不逢禍災。离爲禍災。 旅。白鵠逛望,君子以甯。履德不愆,福祿來成。互巽爲白,艮爲鵠、爲望,故曰白鵠 逛望。艮爲君子,艮安,故曰甯伏。震爲履、爲福祿。 巽。膚敏之德,發憤晨食。虜豹禽說,爲王得福。詳《大有》之《困》 。晨,汲古做忘, 說做越,皆非。 兌。百脚俱行,相輔爲強。三聖翼事,王室寵光。國富平易近康。詳《屯》之《履》 。宋元本 无第四句,依汲古。 渙。日博体育网址。生不逢時,困且多憂。大哥衰極,核心悲愁。艮爲時,震爲生,下坎,故曰困且多 憂。艮爲壽,故曰大哥。坎爲核心、爲悲愁。 節。出門蹉跌,看道後旅。買羊逸亡,取物逃走。白手握拳,坐恨爲咎。艮爲門,震爲 出,坎蹇,故曰蹉跌。震爲大塗、爲後,兌爲羊,與震連體,故曰逸亡。艮爲手,正反艮相 對,故曰白手握拳。坎爲恨。 小過。牧羊稻田,聞虎喧讙。畏懼悚惕,終无禍患。詳《隨》之《漸》 。 既濟。龍潛鳳北,箕子變服。陰孽萌做。北,汲古做池,依宋元本。箕,宋元本做其, 依汲古。其子與蜀才讀同,且其箕音同,非訛字,不過他林皆做箕,故從汲古。 未濟。國非常鄰,相與爭強。紛紛匈匈,全国擾攘。○匈匈,汲古做凶凶,依宋元本。 攘,宋元本做憂,依汲古。 上一页 目次页 下一页